中甲

邪神旌旗 第六十一章_1

2019-09-13 20:19: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神旌旗 第六十一章

隋雄花了一些时间,向教会高层们详细演示了自己的发明。

“这能大大降低学习知识的成本,推动知识的普及。”他说,“知识改变生活,知识改变命运,知识改变世界……我的这几个发明,一定能够推动整个世界的进步!”

但是,他的慷慨激昂,并没有得到信徒们的支持。

“陛下,我觉得这些东西……成本似乎也并不低啊。”负责管理财务的罗德盘算了一下,说,“粉碎木头,沸煮,用法术去掉颜色,最后摊在布上,压平烘干……这一整套做下来,我感觉也不比羊皮纸简单到哪里去。”

“是啊,虽然兽皮很贵,可简单的兽皮纸加工起来并不麻烦。”童年时代曾经以制作羊皮纸为副业的撒旦也赞成罗德的意见,“兽皮先浸泡,然后用碱水去油,再把毛和油切掉,然后就是细细打磨……我小时候就在制作羊皮纸的作坊里面工作过,虽然很辛苦,不过真的不复杂。相比之下,您说的这些东西……制造起来太麻烦了。”

“很麻烦吗?”隋雄有些疑惑,“我觉得很简单啊。”

“别的不说吧,光是粉碎木头这一步就很麻烦。”撒旦说,“我们可以让木匠来把木头弄成小碎片,然后泡水,捣烂——不考虑魔法的情况下,大概只能这么做。要把木头泡到可以捣烂,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精力。否则的话,如何从木浆中去除小碎木,就是个很大的问题。”

“不仅如此,它在生产过程中还需要用到法师协助——我看了一下您设计的那个法术,估算了一下效果,要把一个普通大锅里面的木浆净化成白色,至少需要一个中级法师来施法,如果是低级法师的话,估计要接连施展三到四次法术。您考虑过邀请法师施法的成本问题吗?”

隋雄愣了一下,低声嘟囔:“咱们教会不就有法师嘛。”

“是的,但计算成本的时候,是要按照雇佣法师来算的。”撒旦并不给隋雄狡辩的机会,继续说道,“完成净化之后,得到了白色木浆。再将麻布平铺在木板上,把木浆摊涂在布上,压紧,烘干……这个很麻烦,因为热气很难透过层层叠叠的木板,可能也需要法师出手。”

“如果完成这一切,得到的是可以让羽毛笔顺利书写的光滑软纸,那么其实倒也还值得。但得到纸要么质地太软而无法供羽毛笔书写,要么就是硬梆梆的像薄木板一样,这有什么用呢?”

“我不是还发明了毛笔嘛……”

“那种笔写起来太慢了。”帕林说,“比羽毛笔慢得太多太多!而且它每写一两个字就要蘸墨水,墨水的消耗量太多,也很不方便。”

“我也改良了墨水啊!”

“您制作的便携墨块,我觉得是唯一靠谱的发明。”撒旦总算露出了笑容,“再稍稍改良一下的话,可以成为一种很好的商品。最最起码,它比起一般的墨水可要便宜多了,也更加方便保存和运输。”

隋雄被他们说得沮丧不已,正打算再回去继续做实验,改良隋雄版文房四宝,一直沉默不语的沃尓突然开口了。

“这些发明很不错!”他沉声说,“它们的确有改变这个世界,推动整个世界进步的力量!”

众人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断言。

沃尓并没有详细解释,只是站起来向隋雄行了一礼:“陛下,请把关于这些东西的事情交给我去办吧。我会努力改良制作工艺和流程,早日做出让大家满意的书写工具来!”

隋雄看着他的眼睛,从他眼中看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热情和憧憬。

自从认识沃尓以来,这位曾经名扬天下的高手就显得缺乏活力。哪怕是说到和太阳神教会的仇怨,他身上都只有深沉如海的怨恨,却没有肆意张扬的气息。整个人显得暮色沉沉,真的像个老人一样。

正因为如此,隋雄才在心中给他暗暗取了个“扫地僧”的绰号。这绰号固然是说他武艺高强神通广大,也是说他过于平和,乏强者应有的锐气,像个与世无争的老和尚似的。

但现在,沃尓的眼神完全变了,气势也完全变了。

现在的他虽然依旧还装扮成老人的模样,但身上那股旺盛的气息,眼中那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烧的热情,无不证明着他的身份。

“很好!”隋雄笑了,“就冲着你现在的眼神,这件事我就全权委托给你了!”

沃尓笑了,低下了头:“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会议之后,他就带着隋雄提供的样本和技术资料,通过传送阵返回了格尔腾领。他在偏僻的山区建了个作坊,招募了一些很有经验的木匠和工人,又找撒旦要了两个水平不错的低级法师,就开始了研究。

鉴于造纸术的改良可能会很花时间,他先动手试着改良墨块。

这方面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只用了两三天时间,他就做出了一种有着青草香的条形墨块。因为充分地掺和了胶和油,这种墨块硬度比起隋雄的发明强多了,使用的时候需要用锉刀轻轻锉出碎屑,然后再用水调和。

一直关注他实验的隋雄看到他完成的新式墨块,愣了一下,问:“这个……是不是在砚台上面研磨,就能生产出墨汁来?”

“砚台?墨汁?那是什么?”

隋雄稍稍解释了一下“墨”、“砚台”、“墨汁”等等概念,沃尓顿时大受启发,只用一天时间就做出了一个砚台来。

果然正如隋雄的祖先们所做的那样,墨和砚台的配合,完全能够取代墨水。虽然它有使用较为缓慢,不够快捷方便的缺点,但在保存和运输方面的优势,则足以秒杀墨水。

这种墨汁不仅可以用来配合毛笔,羽毛笔也一样可以用。而它的价格则比墨水要便宜得多,按照同等书写量来计算,只有墨水的五分之一左右。

完成了墨和砚台的研究,沃尓又开始简化流程、提升质量——关键是要减少法师的使用,尽可能把整个工艺流程改善到可以让普通人完成。

大概半个月之后,在格尔腾领主奥莉安的私人庄园里面,一间制作墨和砚台的工坊搭建了起来。

这间工坊里面,木头被放在专门制造的窑里面,缓慢燃烧取得烟灰,专门制造的魔法道具将纯净的烟灰大量收集起来,工人把它和精心熬制的胶油混合,揉搓、敲打,做成了柔软的墨块。再将这些墨块用模子做成条形,在花费了不少钱建造的魔法烘干室里面缓慢烘干。大概十天之后,基本固化的墨块被取出来,打磨整齐,雕刻上格尔腾家族的家徽,注明产地和重量,并且用黄铜粉末涂上少许颜色,再去烘干到彻底干透,再用布料包装起来,就是成品了。

从烧木头到成品可以销售,整个生产过程前后需要大概三十天的时间。而计算成本的话,如果不考虑硬件投资,光算材料和人工,哪怕是按照买墨送砚台的方法来销售,同等书写量的价格也只有墨水的十分之一而已。

这种有趣的产品一投入市场就受到了广泛的欢迎,一直籍籍无名的格尔腾领也因此声名鹊起,得到了不少关注。奥莉安不得不花费心思和那些想要伸手在这独家买卖里面分一杯羹的家伙们斗了一番,着实干翻了好几个贪心的家伙,才算是守住了这份利益。

“我算了一下,依靠墨和砚台的生意,格尔腾领每年可以获得接近两万金币的盈余。”年终会议上,奥莉安高兴地说,“这还是我按照陛下的要求,严格控制了产量的结果。如果进一步增加产量的话,预计这个数字最终可以翻一番!”

这个庞大的数目让大家都吃了一惊,没料到区区一小块墨和石头砚台,竟然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利润。

“可惜那个魔法烘干室的成本太高了。”奥莉安叹了口气,说,“足足花了上万金币!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回本。这生意赚头虽然大,可本钱也不小啊!”

隋雄笑了两声:“钱的事情有什么好计较的,有得赚就好。可惜你老师对造纸术的改良还没完成,否则的话,纸和墨搭配着销售,一定能够大大推动知识的传播!”

使用过格尔腾领生产的墨之后,众人对于隋雄的眼光已经是大大佩服,对于他的判断更是深信不疑。撒旦忍不住笑着说:“造纸术和墨,光凭这两个发明,陛下您就是对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啊!或许就直接谋求文化神职如何?”

“文化方面的神职,可是被文艺之神占着的。”隋雄笑着说,“我不打算跟祂争这个。”

“对了,前几天,藏书者(典籍之神)教会派人来和我们联系了一下,表示想要大宗采购墨块和砚台,希望能够便宜一些。”奥莉安想起了一件事

,说,“而且藏书者陛下亲自降下了神谕,要给我和老师赐予神恩,陛下您觉得我们该去接受吗?”

众人并没有觉得惊讶,墨的发明对于典籍之神教会大有好处,典籍之神不为此赏赐奥莉安和沃尓,才反而是怪事呢!

“人家也是好意,何必拒绝呢?”隋雄并没有严格的门户之见,笑着答应了下来。

几天之后,典籍之神教会在格尔腾领举行了一个规模不大却很隆重的祭典,祭典上那位被凡人称之为“藏书者”的神祇降下灵光,为格尔腾领领主奥莉安小姐和她的老师弗莱老先生(沃尓的化名)赐福,一时间传为美谈。

浏览阅读地址:

宝宝老是消化不良怎么办
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7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1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分享到: